6.0

2022-09-27发布:

日日摸日日碰夜夜爽_催眠狂想曲律师篇

精彩内容:

絕不會勉強,你現在就可以離開,我會讓司機 送你回家。」 李安兒看著他一臉自信的笑容,越發不明白眼前的男人。「我不明白,來到 這個地步,我有選擇的權利嗎?即使我現在不願意,但假如你反口的話…我還不 是…」 「我王國雄雖然最喜歡用催眠術玩弄女性,但對你是不一樣的。因爲我根本 不需要。」聽到這句說話,李安兒鄙視地白了大胖子一眼,充滿怨念的眼神帶著 異樣的風情。 王國雄沒有理會她眼神中的鄙視意味,自顧自的道:「所以問題只剩下一個, 你會離開嗎?」 李安兒對這問題大感愕然:「爲什幺不?我…」 「來到這地步,你還想口是心非嗎?」王國雄斷然截斷她的說話。「在我催 眠你的過程中,己見摸清楚你的最黑暗一面。你喜歡談論催眠,但又害怕被催眠, 對催眠的接受程度卻又很高,甚至是我催眠過的美女之中最高的。幾乎是我一動 用催眠術你就被控制,就彷彿你等待了這一天很久一樣。」 「這當然不是,只是你的催眠太厲害…」 「那我來問你,平日寫那些色色的小說,你有沒有很興奮?」 面對這敏感的話題,李安兒選擇不回答,因爲她感到無法在這個男人的注視 下說謊。 「還有,看催眠影片

日日摸日日碰夜夜爽_

專業技巧,如果文清當初沒有做出辭職轉型的決定,也許她早已在央視功成名就。小編覺得,在事業發展的選擇上,一定要慎重,謹慎全面地評估後再做出決定。

日日摸日日碰夜夜爽_

催眠及控制的場面,而且催眠及被催眠的,是她非常熟悉的人。感到握杯的 手在震,震動源來內心,但她竟然分不清這是震驚,還是… 她不知所措地想轉身離去,卻不幸地碰跌門旁的廢紙箱,發出的聲音雖然不 大,但已經足以驚動茶水間內的王國雄。 「是誰?」 李安兒不待他追出,已經慌張地躲到其中一間辦公室內。她開始理怨自己的 身材實在太突出,很艱難才找到恰當位置完全擋著自己。她深深的呼吸了數下, 才大膽的透過玻璃往外望,看到王國雄仍在四處搜索,嚇得她立即收胸弓背,躲 在暗處。 「爲什幺我要這樣害怕?我應該挺身而出,揭穿他的惡行。但是我…」其實, 她很清楚害怕的是什幺。 等待的過程是漫長的。終于,她聽到有人走動的腳步聲,然後是關門聲。她 再次探頭往外望,看到兩個人都走了,才籲口氣走出來。她面對寂靜無人的辦公 室,突然感到無比的害怕,也不敢多作逗留,取回公事包就往外跑。 她不停的告訴自已要靜定,想靜下來好思考要怎樣做。電梯直接載著她來到 地下停車場,她拿出電話想打給男友時… 「這幺巧在這裏遇見你?剛下班嗎?」王國雄帶著詭異的笑容,突然出現, 嚇得她幾乎把手機擲到地上。 「不是…我剛與客人開會,現在回來拿車子。」 她慌慌張張的回答。 「那就奇怪了,我聽阿龍說你的車子剛好拿去修理了,難道買了新車嗎?」 王國雄的圓臉露出相當驚訝的誇張表情。

日日摸日日碰夜夜爽_

的關係,她短髮之下可見腮頸微紅,豔麗的外表更添數分羞澀,份 外誘人。王國雄知道計策得逞,就沒再追問,反而輕輕的帶過話題,但這反而令 李安兒的好奇心更劇烈了。 第二步是轉戰網上。他用重金,向一催眠論壇的資深用戶,買下戶口頂替。 這個人不單是論壇的老成員,而且經常語出驚人,不時說自己如何用催眠術 控制別人,向是其他會員嘲笑的對象。他頂替了這個名爲「靜兒」的戶口,開始 發表偉論,其中一篇撮錄了他和李安兒的對話,表示有朋友問自己喜歡心理學的 什幺,但卻難于啓齒表示爲催眠著迷。 不少有類似經驗的版友都紛紛發表議論,當中當然包括李安兒。她以「技安」 之名,旁敲側擊,不斷刺探「靜兒」的口風,看來已因爲此帖而對其身份起 疑。 王國雄心下暗笑,不著痕迹地一一應對,但又在其他帖子中偶露口風,說些 有關自己工作、生活上的瑣碎事,令李安兒更加堅信,「靜兒」就是王國雄。 計劃初步成功,王國雄立即進行下一步。這部份需要一個幫手,最佳人選就 是李安兒的秘書周潔雯。這貪錢的傻女人早被他收買了,每天報告著美女律師的 一舉一動。在不斷加碼之下,女秘書終答應扮演一個全新的角色—王國雄的新

日日摸日日碰夜夜爽_

很累 然後任我擺布了。」 「我不會的。」 「你的身體太緊張,快些給我放鬆、再放鬆一點。」 「不要再說!別再說下去。」她雙手掩耳,但卻徒勞無功,王國雄的聲音還 是不斷的侵入她耳中。 「你太緊張了,整個人就像一條拉緊了的橡筋,越拉越緊…不如放鬆一點吧! 由指尖開始…「

日日摸日日碰夜夜爽_

有詞;而他對面站著一個衣衫褴褛, 滿面鬍子的壯漢。壯漢神情迷亂,身體左搖右擺,眼睛似開還閉,像是快要睡著, 又像是在抵抗睡魔。 「睡!」王國雄又是一聲大喝!壯漢竟然應聲而倒,躺在地上發出鼾聲如雷。 李安兒幾乎不信自己所見,她早就「知道」王國雄的催眠術極其厲害,卻想 不到他幾乎是一個照面,就會這個侵犯自己的男人控制于股掌之中。回過神來, 她才有時間審視自己,一低頭就看到裸露出來的大片迷人酥胸。 「不!」先是催眠,複被侵犯,繞是李安兒再堅強也終于崩潰。她抱著頭, 不斷的在發狂痛哭,發洩著這天所受的冤屈。 「沒有事了!別哭。我不會讓任何人侵犯你的。你只屬于我一個,沒有人可 以碰你!」絮絮的安慰聲及寬大的懷抱不能撫平她的傷痛,反而令她越哭越厲害。 「看著我的眼睛!」突如其來的命令讓她止住了哭聲,她立刻收淚擡頭,迎 上了黑洞般的雙瞳,然後她感到意識飛快地被吸走,知覺盡失,沉沉地睡去。 當李安兒再醒來時,身處的是一個完全陌生的房間,躺在一張很大很溫暖的 睡床上。她的第一個反應是查看自己的衣服,發覺已給換上一件寬大的睡衣,而 那件被扯破的上衣,正安靜地放在她身旁的一個小幾上。 她很清楚是何人爲自己換的,面上微紅。而這個人現在正坐在她對面。 「我家沒有

日日摸日日碰夜夜爽_

日日摸日日碰夜夜爽_